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赏金猎人
    尤良心在一扇房门上轻轻的敲击了三下,房内就立即传来一个温和淳厚的声音:“请进。”

     尤良心将门推开,然后向侧方让了一步,轻声道:“二位请。”

     凌锋与许少游对视一眼,凌锋当先一步踏入房中,许少游紧随其后,等两人进去后,尤良心才跟着进去,顺手掩上房门。

     凌锋第一个进房间,一眼便看见一个身形肥胖的中年人坐在书桌后正埋首看着什么东西,听见有人进来他也不抬头,只是淡淡的问道:“是良心吧,有什么事?”

     声音温和淳厚,凌锋确定就是这个肥胖的中年发出来的,他心中有些讶异,在房间外听见声音的时候,他还以为房间内一定会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俊秀儒士,这才足以匹配这个充满魅力的声音,可是进来后却发现是一个胖子,不由得有些为这个温和的声音可惜。只是他自然不会将心中的念头说出来,他知道这个胖子一定是以为进来的只有尤良心一人,这才会头也不抬的询问。

     尤良心关上房门后向右挪了一步,没有被两人挡住后才微微躬身道:“掌柜的,老莫的传人来了,带了一头妖兽黑熊,小的擅作主张带两位小哥来了公事阁。”

     那肥胖中年人抬起头,凌锋这才看清他的相貌,只见他长着一张圆脸,那一双眼睛格外的小,乍一看去就像是眉毛下面只有两条缝而已,他抬起头的时候还是一脸严肃,只是那张胖脸再怎么严肃看起来也十分好笑,当他看见凌锋与许少游后,立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在他笑得时候,那双小眼睛彻底的闭合在了一起,让凌锋一阵怀疑他是否能够看见他们。

     那胖子脸上带着灿笑,急忙起身绕过书桌,几步就来到凌锋与许少游面前,温和淳厚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原来是两位贤侄,来来来,坐坐。良心啊,上茶,上好茶!”

     一边说着,那胖子一边招呼凌锋和许少游就坐,凌锋这才发现这房间里的摆设也是极为简单,一张书桌临窗摆放着,旁边是一排书架,上面放满了书籍,书桌对面则是四张样式简单的木椅,左右各二的摆放着,两张椅子中间是一个木几,也是一样的简单,没有丝毫多余的装饰。

     凌锋和许少游在胖子的引导下坐在右边的两张椅子上,胖子搓了搓手,一脸和蔼可亲的笑容道:“两位贤侄终于来了,我还担心老莫骗我,看来是我多虑了……喔,容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良品杂货铺的掌柜,姓关单名一个和字,我与老莫那是实打实的交情,两位若不嫌弃,称呼我一声关叔就好。”

     许少游对关和的热情有些吃不消,凌锋却是也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站起身一拱手极为亲昵的开口道:“原来是关叔,久仰久仰,小侄凌锋有礼了。”

     关和笑着摆手,乐呵呵的道:“不用多礼,不用多礼,来了这里,就当是到了自己家一样,千万不要客气!”

     此时尤良心已经端着三盏茶走了进来,将两人身边的小几上放了两盏,最后的一盏放在了书桌上,他就退后两步,恭敬的站在书桌旁。

     凌锋向尤良心点头致谢,脸上的笑容又亲切了几分,问道:“关叔知道我们要来?”

     关和哈哈一笑,点头道:“请茶请茶。今天晌午老莫曾来过,在我这预支了五百两银子,说是今日两位贤侄一定会带着猎物来此,那五百两银子权当收购猎物的款项了。”

     许少游脸上不露声色,凌锋的笑容却是僵了僵,他实在没有想到老莫会如此无耻,借着喝茶的时间思忖着对策,放下茶盏后却是又恢复了灿烂笑容,赞叹道:“好茶啊好茶。别说老莫预支了五百两银子,就是他没有预支,单凭这两杯好茶,就值五百两了!”

     关和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笑得脸上都起褶子了:“唉,贤侄果然好品味!不瞒贤侄说,这茶乃是我私藏的好茶,整个东炎王朝都没有多少的好货,这可是看在与贤侄初次见面的份上才忍痛拿出来的,以后若经常见面,我可舍不得再拿出来招待。”

     凌锋有个屁的品味,他压根就没有品出这茶好在哪里,只是想拉近些距离这才刻意称赞了一声,哪里会想到关和顺杆向上爬,说的好像他们真的占了大便宜似的。他哪里会相信关和的鬼话,心中不断腹诽,可是这么多年从无耻的老莫那里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脸上还是乐呵呵的道:“那真是多谢关叔了。对了,关叔,你可知道老莫去哪了?”

     关和脸上堆着笑,摇头叹息道:“我也不知道,要说这老莫啊,可真是高人风范,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啊……哦,对了,不提他了,还是说说你们带来的猎物吧,良心说有一头妖兽?”

     凌锋心中破口大骂,屁的高人风范,是没有带走一片云彩,不是把所有积蓄都卷走了吗,甚至还预支了五百两,想来今天辛辛苦苦打的妖兽也换不回多少钱了。

     无论心中怎么腹诽,凌锋还是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脸,搓搓手道:“不错不错,这可是我和少游两人经过一番抛开生死的苦战才打死的妖兽。”

     关和一听这话,哪里还不知道凌锋是故意说得夸张一些,也好多卖些银子,他作为一名职业奸商哪能让这小辈如愿,立即正色道:“贤侄过谦了,我可是听老莫说过,两位贤侄一身的本领,想来对付一只妖兽那是手到擒来啊!”

     凌锋也是一下子就听出了关和话中的深意,他一直都带着笑脸,为的就是可以提高些卖价,现在关和这么一说,就像这妖兽是如兔子般容易解决,那自然出价不会很高了。他一直都以晚辈自居,现在也不好太直白的索要高价,只能对着一旁从进屋就一言不发的许少游使眼色。

     许少游一直对两个没皮没脸的家伙冷眼旁观,这两人明明是一个想高价卖出,另一个想低价买入,可是偏偏做出一副熟人亲热的姿态,他一向不喜多言,见凌锋对他使眼色,只能无奈的开口道:“这妖兽是否值钱想必一看便知,倒不用在意得手是否容易。”

     凌锋脸上的笑微微一僵,带着些许尴尬的道:“少游一向不通礼数,还请关叔见谅。”

     关和毫不在意的摆手笑道:“少游贤侄这是真性情,何罪之有?”

     一转首,向一旁静立的尤良心问道:“良心,两位贤侄带来的猎物怎么样?”

     尤良心微微躬身,恭敬的回答道:“一头普通黑熊,皮毛完整无缺,一头身高四米的黑熊妖兽,后脑被洞穿,因为还没有处理,不知道妖丹是否受损。”

     关和虽然一直都笑眯眯的,可是在谈生意的时候却十分严肃,听了尤良心的报告,眼睛注视着凌锋,用眼神询问着凌锋是否属实。

     也幸亏关和此时没有笑,这才让一直观察着他的凌锋看见了他的眼睛,凌锋赶紧堆着笑脸道:“尤管事说的没错,只是那妖兽妖丹定不会受损的,毕竟少游的实力虽然不错,可还不至于一棍就捅碎妖丹。”

     关和又开始笑起来,他声音极为温和,让人很容易就产生一股信任感:“无妨无妨,第一次与两位贤侄打交道,无论这妖丹是否受损,我都按未受损购买。这两头熊,扣除老莫支走的五百两,一共五百两如何?”

     凌锋刚入鹿鸣镇就听高价杂货铺的伙计说过一千两,此时听关和的报价也是一千两,知道应该是实价了,虽然被老莫提前分走了五百两有些肉疼,可毕竟长这么大第一次自己拥有五百两,他还是比较满意的,笑着站起身道:“多谢关叔照顾了。”

     关和也站起身,哈哈笑道:“不用不用,我还要谢谢贤侄照顾生意。五百两银子以银票支付如何?”

     见凌锋点头,他又对身旁的尤良心道:“良心,你去取五百两银票过来。”

     尤良心应了声是就退出了房间,关和却是再次示意凌锋坐下,笑道:“还望两位贤侄以后打的猎物还可以卖给鄙店啊。”

     凌锋此时心情大好,笑得更加自然了些,道:“恐怕要让关叔失望了,我和少游已经准备出外闯荡一番了,想必以后不会在鹿鸣镇了。”

     关和也不讶异,点着头笑道:“也对,好男儿志在四方嘛。不知道两位贤侄打算怎么个闯荡法?”

     凌锋微微一愣,他还真没有想过,他与许少游两人走出孤山村本就是临时起意,现在关和问到打算,他哪里会有什么打算,他望了一眼许少游,见许少游也正望着他,他不由得更加迷茫。

     关和可是一个成了精的人物,一看两人的模样就知道他们没有具体打算,试探着问道:“如果没有具体打算,尝试着成为一名赏金猎人,你们看如何?”

     凌锋眼睛一亮,对啊,可以成为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是一种职业,成为赏金猎人后就可以在猎人公会接受任务委托,完成任务之后就可以在猎人公会领取奖励,根据完成任务的难易程度以及完成任务数量的多少,赏金猎人从上到下可以分为天地人三个等级,一般来说,等级越高的赏金猎人就越强大。

     赏金猎人归属于猎人公会,可是却没有接受猎人公会命令的义务,理论上来说,任何人都可以在猎人公会发布任务,而发布的任务也可以是任意某件事,小到找猫找狗带孩子,大到毁灭一国都可以,只要你出得起价钱,就可以在猎人公会发布任务。任何人也都可以申请成为赏金猎人,不受年龄性别甚至物种的限制。

     猎人公会的最高领导人被称作猎王,如今天下有五大猎王,他们与五大皇朝的掌控者地位平等,他们分别掌控着五大皇朝的猎人公会,其余各国的猎人公会都要依附在这五大猎王之下,只有极少数王朝的猎人公会能够独立生存。

     这些常识在《猎人纪》中都有记载,所以凌锋对此都是知晓的,经关和一提醒,立即就迫不及待的想去申请成为一名赏金猎人了。

     恰在此时,尤良心返回了房间,将十张五十两的银票交给凌锋,就静静的站到了书桌旁边。

     凌锋见都是小面值的银票,心下也是暗赞尤良心考虑周全,对着关和道:“关叔,小侄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猎人公会有哪些有意思的任务了,先告辞。”

     关和笑着道:“也好,若是有事尽管来找我,能帮的,我一定帮。”

     凌锋道了声谢,就与告了声罪的许少游一起离开。

     关和将两人送到房门前才在两人婉拒下停下脚步,目送着两人离开,他莫测高深的一笑,晃晃悠悠的回到书桌后坐下,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尤良心见关和心情极佳,低声问道:“莫老为何如此看重这二人?”

     关和闭着眼睛,脸上的笑容越加浓郁,轻声感叹道:“不简单啊不简单。”

     尤良心见关和没有解释下去的意思,不再多问,只是双眼中满是疑惑。

     而刚刚离去的两人,对身后的事,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