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八章,中秋节(下)
    “林中野蛇,没有名字。”蛇妖学着他回做了礼,还真有一点像样。

     司青拿出手帕轻轻的为叶竺珠擦拭嘴角的酒渍,眼中充满了温柔。蛇妖在树上爬了一圈,却分不出她这个师兄是人是妖,虽然嘴角笑着却冷冰冰的。

     叶竺珠醒来时只叫头痛要喝水,司青给拿着茶杯哄着她喝下了一些醒酒汤。司青剑眉薄唇,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一双狼眸里散发出的冷静让人看到心里就很安稳。叶竺珠也是酒醒了,坐起来甜脆脆的叫了一声师兄。

     “怎么自己喝了那么多闷酒。”司青宠溺的摸了一下她的头,看她一脸委屈的表情很是逗乐。

     “我没有喝太多,只是看着树上的枣子很适合下酒就喝了一些。今天家里寄来了一封信,是我妹妹的亲笔。”叶竺珠翻翻袖子里却找不到了“咦,我的信呢?”

     “是一张很皱得纸吗,在你怀里看到了。不过酒撒了纸也破了,信。。。”

     “算了,坏掉就不要了。我已经看过了,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叶竺珠按按跳动的太阳穴“师兄你平时不是很忙吗,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

     除了在山上那两年朝夕相处,下山以后再见师兄就是一年一次了,今日相见实在意外。

     “表妹这几日来古炎国为母妃挑选寿礼,她没怎么出过远门,我不太放心来接她一道回去。今天早晨去了师父那里看了看,他说你遇到了麻烦?”

     “咦,你表妹是什么品种?”叶竺珠择轻避重,司青很认真的回到:“雪狼,随驸马。”

     “这样啊,那是不是身体白如雪眼睛似蓝玛瑙?”叶竺珠的问题在旁人面前很少,见到师兄却停不下来。

     “化成人形以后就瞧不出来了,不过通常是长那副模样的。竺珠,你是遇上了什么麻烦?”

     “被一只蛇咬了一口,暂时没有什么大碍的。”

     “是今日院里的那只?”

     原来师兄已经见过了,叶竺珠叹了口气把事情娓娓道来。

     司青听完以后笑了,叶竺珠听出来有嘲笑她的意思,装作发怒抬手详装要打他。

     司青挡了一下,耐心的解释道:“蛇有妖角的时候大部分就有慧根了,若慧根已成就不能再吃了,若无慧根了应先除妖角以免它化成妖身,这些你可还记得?”

     显然不记得,当时饿的发慌,见到那蛇只想着怎么让它进肚子,这些话早忘了。叶竺珠撅起嘴辩解:“那还不是师兄当时形容的太美味了,那些话怎么会记得。”

     “好,我的错。这蛇妖来了你这里,那毒解了吗?”

     “还未全解,他给我解药的。”尽管前几日服下了第二颗解药,但是这次的寒意比上次厉害了些,叶竺珠下意识的抚了抚胸口。“我跟他有个交易,事成以后便给我全解了。”

     “有什么事跟我说便可,大不了。。。。”大不了逮几只同类解了毒杀了这只便可,司青虽然没说但眼底有一丝丝杀意。

     “师兄放心,我有分寸的。”叶竺珠安慰的冲他笑。

     司青还打算说什么,房门被人推开,酒气和香味迎面而来。

     “师姐,我回来了。呀,师兄也在啊。”孟归落提着两盒月饼放到桌子上,盒子上镀着金边拼着很漂亮的花纹,打开后的图案是代表如意的祥云。

     叶竺珠一眼就看出来这是皇室的东西:“这是谁送的?”

     “小云的客人给她的,分了我一些。”孟归落咬了一小口,很开心的递到师兄的嘴边“师兄你尝一口,很好吃的。”

     司青笑着咬了一口给了面子,递到叶竺珠面前却被嫌弃的推开了:“以后那种地方的东西少往家里拿,我又不是没有买。”

     孟归落难过的抱着月饼自己啃,司青摸着他的头安慰:“师姐是为了你好,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能随便吃。”

     孟归落用脑袋蹭司青的手掌,师兄的手掌常年握着兵器上面有很厚的一层茧,虽然不如师姐的柔软但是却很温暖。

     “知道了师兄。”

     叶竺珠不去看他俩兄弟情深,下床打开窗户让带着炊烟的秋风飘进房间,阳光斜着打了进来,没有上午那么明媚了。

     “已经是下午时辰了啊。”叶竺珠听着后山的鸟鸣,想起了王掌柜早晨的邀请,不过今日这个宴会恐怕是去不了了。

     “今日过节师兄可有什么打算?”

     司青摸着吃饱以后趴在他怀里呼噜的白猫,仔细的想了想:“本来寻思着接你和师弟回师父那里过节,来时却见你喝醉了酒,到这个时辰已经来不及赶路了,倒不如直接在你这里过的好。”

     “那好,等罗兰买菜回来了让师兄烧几道好菜,我先去拿酒,今日不醉不归。”叶竺珠非常开心,感觉头也不疼了,起身去了地窖准备师兄最喜欢喝的酒。

     目送着叶竺珠推门出去,司青轻挠着白猫的肚皮:“今日我来时,你师姐喝醉酒以后旧疾又犯了。”

     白猫不呼噜了,直起身子喵呜了一声。

     “我知道,那封信我看了,都是一些叙家常的话,我只是不忍心看她这么痛苦了。”

     司青尤新的记得她第一次犯病是在拜师的时候,喝的酩酊大醉边哭边追着他喊姑姑,他闪躲不及被她死拽住,一张哭花了的小脸也是让人心疼。

     “你平时多注意一些便可,你师姐好不容易从那段回忆中走出来,再回去就麻烦了。”白猫同意的蹭了蹭他的掌心。

     叶竺珠在酒窖里寻了半圈,捧着一个个小巧的酒坛走了出来,又寻思着回去给蛇妖拿了壶酒送了过去。

     蛇妖正在窝里休息,叶竺珠过去把它戳醒:“今天晚上后半夜你再出来晒月亮吧,我们要在院里赏月可能会玩的晚一些,这壶酒当做补偿了。”

     蛇妖绕着酒壶爬了上去凑到壶口闻了闻酒味,勉强点点头。

     安顿好蛇妖,叶竺珠带了点礼品去了酒肉馆给王掌柜回礼。平时金碧辉煌的大厅今日增加了很多过节的气氛,挂在舞台上刺绣的灯球像月亮照映着不少无家可归之人的脸,大部分被带动着挂上了笑容。

     回过礼,歉意带到了,叶竺珠离开了噪杂的环境,看到罗兰和邻家小妹道别。

     “罗兰。”叶竺珠喊她一声,罗兰今天专门打扮了一番,脸蛋红扑扑的很有活力。

     “掌柜的。”红唇贝齿声音甜脆面带桃花,是少女最美好的特征。

     “今天我师兄也来看我了,你买了什么好吃的?”叶竺珠扒过她的篮子,蔬菜和肉一应俱全,罗兰真好,如果能做饭就更好了。

     “很多的,等小段子回酒馆也吃不完的,司青哥哥的手艺那么好今天我有口福了。”

     叶竺珠开心的笑了:“去处理一下鱼和肉,让我师兄再露一手。”

     今天的月亮,肯定很美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