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求药
    “且不说你被那蛇妖下的毒是蛊,你可知古炎国国师是什么人物,居然想公然带着妖怪进宫!”一记鹰眼瞟过来,叶竺珠从眼神里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被盯得头皮有些发麻,叶竺珠眼神往旁边飘:“难道我没救了吗?”

     “师父,你好狠的心。我不要师姐走,难道你想饿死街头吗?”师弟扑上去抱住师姐的大腿一脸悲情“要走一起走,我也不当你徒弟了。”

     师弟的重情重义让叶竺珠十分感动,叶竺珠轻轻抚摸着他的头,挤出两滴眼泪温柔的说到:“放心,有师姐一口饭吃就不会让你饿着。”

     “呜呜,师姐!”

     “师弟!”

     两人相望无言,唯有泪千行。

     师父被他俩营造的温暖气氛弄得心乱:“够了够了,哭也没用!”气的他咕咚咕咚喝了半坛酒,喝太急没尝出什么味道有点心疼。

     “老夫对七彩鳞蛇的毒不是很了解,你等别日见了你师兄自己问他吧。”师父深深叹了口气。

     师兄总是神龙不见尾,下山以后叶竺珠只在每年过年的时候回到师门才能见到他,等到过年还有四个月,到时候可能自己被毒的渣也不剩了好吗。

     “这个,恐怕是来不及了。”叶竺珠努力提上嘴角让自己微笑“不到两个月便是我进宫的日子了。”

     “师姐,我去把那蛇妖抓来逼他交出解药怎么样?”一本正经的孟归落让叶竺珠很是崇拜。

     “你连我都打不过,去送口粮吗?”

     孟归落被打击到了怏怏的倒在地上,趴在师父的鞋子上:“师父,你就帮帮师姐吧,师姐要是死了你就没饭吃没酒喝了。”

     “啊呸,什么死不死的真不吉利!”老酒鬼吹胡子瞪眼的踹了他一脚“你师姐那么精会死了她?哼,恐怕是在老夫这打什么主意才来的吧!”

     知我者莫过师父也。叶竺珠收起可怜兮兮的表情,笑嘻嘻的露出几颗小白牙:“我是回来要几颗淡妖丹的。”

     “你当真要领那蛇妖进宫?”

     “如果有办法解毒我也不会冒这个险,他跟我说只是想进宫见见恩人,又不会往国师身边凑,不会有事情的。”

     “那就随你吧,不过妖怪的话只能信三分。”老酒鬼大手一挥,摆出一个精致的木盒“老夫可是炼了两个月才炼好的!”

     叶竺珠指着桌子上只剩的半坛酒:“这个是我已经酿了一年的贡酒。”

     老酒鬼回头看着被自己牛饮的酒坛,又是一阵心疼,抽抽鼻子嘟囔:“不划算呐。”

     “划算,待日来看您定拿上好的百花酿。”

     “若是妖怪真不给你解毒,你且回九龙山来,老夫再给你想办法。”听到这句话叶竺珠心里一阵暖,从她拜师的那一刻起,九龙山便是自己的家。

     药丸拿到手,今日天色已晚也不便回去了。让侍女安排了两间房间,师徒三人吃了晚饭聊了会天便去休息了。

     叶竺珠抚摸着温暖的被子,因为照顾酒馆的生意,已经很久没回山上住过了。

     有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显得格外宁静。京城到晚上也是灯火通明,如此皎洁的月色很难享受的到。

     之前师兄总是喜欢在晚上练功,那些都是叶竺珠学不来的招式,于是她搬个板凳蹲在院子里看师兄练功,左手是水右手是点心,看英气少年镀着银色的月光飞舞,一天天的日子过得也是很惬意。

     思索中迷迷糊糊的便睡着了,有蛐蛐在墙角唱歌,微风吹动着竹林沙沙作响。不知道是不是舟车劳顿太累了,这一觉叶竺珠睡得特别踏实。

     早晨吃了早饭没有多停留,跟老酒鬼道了便带着师弟回了古炎国。

     马车一路颠簸,孟归落变成原型在她怀里睡了一路。刚进京城的大道,便看到罗兰在门口张望,平时脸总是红扑扑的姑娘今日却显得有些苍白,这是没睡好的缘故吗。

     下车罗兰喊来几个人帮忙卸东西,这次回九龙山带回来不少野果,或酸或甜却都是珍品。

     罗兰接过叶竺珠怀里的小猫抱在怀里,罗兰胸上有料,软软的蹭着它舒服的呼噜了起来,这只色猫。

     “掌柜的出行还算顺利?”

     “还不错,见了故人好好聊了聊。”叶竺珠凑近了看到了罗兰粉妆下的黑眼圈“怎么没休息好?”

     “嗯,啊。”罗兰撇过头岔开话题“昨天你走了以后太子殿下来过一趟,听说你不在,放下些东西便回去了。”

     “哦?还真是不巧啊。”罗兰不想说叶竺珠也不再多问,毕竟女儿家有心事很正常,不是谁都像自己一样没心没肺的。

     今天客人不多而且都是熟客,见到叶竺珠都跟她打招呼问好。

     叶竺珠挥挥手:“各位吃好喝好啊,今天从老家回来捎了些果子,且分给大家尝尝鲜。”听到有人叫好叶竺珠心里有点底了,酒馆这个月总是关门损失了不少客流量啊。

     厨子把果子洗干净了切片装在果盘里端上桌,小段子负责去送给雅间里的客人。叶竺珠留意着小段子脸上也挂了黑眼圈,不过小段子不似罗兰那般憔悴,却是很有精神,嘴角也不经意的挂着笑。

     莫非自己不在的这一天他们两个发生了什么?叶竺珠坐在柜台上摸着下巴盯着两个人忙碌的身影,不论是身世还是性格这两人都挺适合的。罗兰是自己买来的,身世清白,脾气有些咋呼却勤劳能干。小段子家虽不在京城,却在京城呆了许多年,认识他的人都说他聪明踏实,在家乡是有名的孝子。这两个人如是能在一起,自己的酒馆还能交给他们打理,自己当个闲散掌柜去到处游玩也算是好事。叶竺珠被自己的想法惊奇到了,绯议一个未出阁的少女是不道德的,叶竺珠赶紧打消了念头。

     太子送来的是玲珑国进贡的傅粉,胭脂还有口脂等一堆瓶瓶罐罐的东西。叶竺珠皱眉翻了翻,一个太子手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女子用的东西,莫不是他那群妃子挑剩下的给自己了。叶竺珠撇嘴,打开一个口脂盒闻了一下,清新的栀子花香倒是使人愉悦。不过收都收了,就这样吧。自己留下一点平日用的,剩下的打点一下等打烊了送给罗兰用吧。

     叶竺珠在那里摆弄胭脂,送水果下来的小段子看到她手里的东西表示出极大的兴趣。

     “掌柜的,这些是什么?”

     “女子上妆用的,怎么你也想用?”

     “不,不是。只是女子都用这些吗?”

     “爱美的女子都用。”叶竺珠噗嗤笑了,小段子第一次对女子的东西感兴趣。

     “掌柜的先别笑话我,我只是没见过好奇罢了。”

     小段子挠挠头,被厨子喊去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