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无路多逢岐
    玉溪湖离京城不远却也不近,因为之间只隔了条山脉。如果师父带她飞过去,只需要一刻钟的时间。可跟着马车队伍浩浩荡荡的,需要一上午的时间。如果再不到达地方,叶竺珠觉得自己要吐在车上了。

     说是陪他秋游,下了马车以后却一次面也没见过,有侍女引叶竺珠和罗兰进了一间精致的厅堂让她们稍作休息。

     客房里已经坐了几人,叶竺珠进去的时候明显惊艳到了她们。叶竺珠被人盯习惯了,大大方方的坐下了。

     “这位妹妹生的好生俊俏,不知是不是殿下请来的叶姑娘?”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开口试探着。

     “姐姐好眼力,我是陪太子秋游的。”

     得到答案后,大部分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有人轻轻叹了口气,在角落里还传来一阵阵幽怨的眼神。

     “大胆刁民,回答我们天湘娘娘的话居然不行礼?!”后面一个穿粉红宫衣的丫鬟大声呵斥着。

     我长这么大怎么没听说过回话还要行礼的,这明显一上来就是下马威吗,叶竺珠默默翻了个白眼,微皱眉头望了一眼罗兰,罗兰心领神会。

     “我家掌柜的不是古炎国人,何须行古炎国礼?!”罗兰高一分贝声音还了回去。

     “罢了罢了,妹妹是在平民间待久了多了市侩之气,只是今日落到这个地步也是怜人,就不要为难她了。”女人捂住嘴轻咳一声。

     周围人一阵窃窃私语,这是宫廷宴席,在屋里的虽不是当朝的高官,却也是身位较高的人。如此看一个人的笑话虽是习以为常,却也跟着附和。

     尽管我叶竺珠断了叶家关系改了国籍,但也没觉得自己多对不起家人对不起国家啊,而且再怎么看,脑海里也想不起来怎么见过这个女人。

     如此针对自己,怕是为了这个宴会费了不少功夫。

     叶竺珠本来就没把心思放到宴会上,她是想趁机找人。从下车就开始四处观望,现在摩挲着手中精致的酒杯,思绪已经飘到了外面,那个狠毒女人的容貌她怕是这辈子也不会忘记了,只是要接近那个女人实在是太难了些。本来打算这次游玩能碰到,如今看这厅堂里在座的人,身份尊贵的皇后又怎会轻易露面。

     丫鬟还在得意的望着她笑,周围也有人在偷偷瞄她,叶竺珠拿定了主意出去碰碰运气,带着罗兰转身出了厅堂。

     “娘娘,那贱民一定是被您说的心生惭愧所以逃跑了。”丫鬟在女人耳边轻声道。

     女人望着叶竺珠出去的背影得意中带着愤怒,这女人一天不除,她就一天当不了正妃。

     “掌柜的你没生气吧?我觉得这女人一定是嫉妒掌柜的美貌。毕竟太子一心想娶掌柜的当正妃,她也只能间接求个安慰。”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出门嗅到了新鲜空气,叶竺珠感觉好多了,却摇头叹息“你若以后嫁人时,可别从了怨妇的道,这日子过得也是心里不痛快。”

     “嘿嘿,听掌柜的。”罗兰善良机灵,叶竺珠心里也甚是喜欢她,也希望她日子平平淡淡的,一生为平民嫁一夫生几子就是甚好了。

     围着湖水走了小一段时间,装修很豪华的碧楼慢慢显出一角。一阵微风吹起,夹杂着湖水竹子的清香扑面而来。是那里没错了,昨天听太子说皇后等人会在碧楼里与各国大使会晤。只是这块宝地被国师设了法阵,没人领着不可能找到路。顺着湖边的路,叶竺珠带着绿萝逛了好长时间,地方却越来越荒僻。

     “掌柜的,我们这是要去哪?”

     “不知道,随便逛逛总比屋里强。”奇怪,明明刚才感觉离碧楼不远啊。

     “掌柜的你来过这?”

     “没来过。”

     “那掌柜的你认路吗?”

     “不认啊。”道路越来越窄,而碧楼却在叶竺珠眼前消失。

     。。。。。。

     不知不觉已经是中午了。周围除了浓密的山林竟再也找不到路了,几声鸟叫从远处传来没有了声音。

     “咕噜~”叶竺珠捂着叫唤的肚子“罗兰,我饿了。”

     “掌柜的我也是。”罗兰一脸憋屈,平时都是小段子下厨,自己也不会烧饭。

     “额,这个季节应该有不少熟了的果子和野菜。我去找找,你现在生火再这里等我就好。”叶竺珠一甩袖,擅自向一个方向走去。

     “掌柜的你一会摸的回来吗?”罗兰小声悠悠的讲到。

     叶竺珠已经走远了,回头冲罗兰大声喊:“你见本掌柜何时食过言!”

     精致的厅堂内。

     “拜见太子殿下!”

     “免礼。”

     众人行礼起身,天湘起身扑进他的怀里。

     “太子是来看我的吗?众人都在这等你呢。”娇羞的声音传入人心扉。

     “呐~天湘替吾关照了各位卿家,回去朕一定奖赏你。”太子搂过女人,环视了一周却没有发现叶竺珠,不禁微皱眉头。

     转脸问在吃酒的国师大人:“可见吾请来的那位女子?”

     上官韦檩放下酒杯,狐狸眼斜看着这白秀了恩爱的太子,嘴角轻抬笑了一下。

     “那个女人好不讲理,我家娘娘跟她搭话,她不行礼还让丫鬟冲撞娘娘。她不顾宴会礼节,好长时间前就跑出去了。”丫鬟嘟囔起来。

     “小度,殿下没问你,别抢话失了礼节。”女人半搂着太子,一脸委屈。

     “人生地不熟,她要往哪去?”太子低头沉吟片刻。

     “国师可方便陪吾一同去寻回客人?”

     殿下要去找回那个女人?天湘心里一急,抓太子的手变得更紧。

     “寻人是小,官面是大。那女人只是一介平民,而我是皇上亲御的国师,身为国师居然为一个平民大费周折耗了法力,被人传出去还不成了笑话?”国师没有起身的打算,笑着看着他。

     “你为吾办事,吾自然会保你,寻到人以后自然会恩赐于你。”

     “太子下了恩准本国师一定拼尽全力,只是殿下来到厅房,我便闻到您身上一股百丘国的陈年酿。”

     “带吾要的人回来以后东西全是你的。”在宫殿之中,敢公然和皇室人家要东西的也只有国师了。

     当时在九龙山上,总要迷路上几回,不过那时候有鼻子最尖的大师兄,只要自己不乱动不过一刻便能找到自己。现在自己开酒馆,也只是从城南走到城北,未出过京城。

     时间一点点溜走,国师仅凭叶竺珠留下的茶杯上面的气味,在太阳下山前成功找到了饿的半死不活的罗兰。

     “罗兰,你家掌柜的呢?”太子和国师带着人各骑一匹马踏着光辉而来,在罗兰眼里简直是天神下凡。

     “掌柜的为我们寻吃的去了。”罗兰张开干涩的嘴,两眼泪汪汪“掌柜的不让我动,我已在这里等了一下午了,掌柜的不会出事吧?!”

     “你不要着急,且先随人回去休息,我与国师速去寻回竺珠。”太子派人把罗兰安顿了回去。

     “很奇怪,那女人到这块的气息却断了。”国师端着乱转罗盘现在林间路口轻轻挑眉。

     而现在,叶竺珠正在悬崖边含泪看苍天,心里感叹万分:对不起罗兰,我可能带不了吃的回去了,你替我照顾好小段子和酒馆。

     对不起太子,我不该到处乱跑,最起码你那雅间还有吃的。

     对不起师父,当时该好好跟您学习法术,再笑看五湖四海找吃的。

     对不起娘亲,谢谢你给我这条命,女儿来世再报!

     对不起姑姑,我没能杀了那个女人,您放心我做鬼也不会放过她。

     “亲爱的晚餐,祈祷好了没?”身后半裸的美男用舌头轻舔手指一脸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