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深秋无人识
    在这和平的大陆上分布着五个国家,富饶的古炎国,美人如云的玲珑国,学士多才的楹魏国,以农业为主的玫阑国,还有一直保持神秘气息的百丘国。

     各个国家资源共享,形成了以古炎国为主的欣欣向荣的现象。但是越是平静的表面,下面越是波涛汹涌。古炎国有意霸拢资源不予共享,小国之间联谊紧密不留它得逞的缝隙。几国之间虽然互相恭敬却早已剑拔弩张,这一僵就是几十年。

     古炎国的京城里是随处可见的繁华,确实形成了以金钱划分等级商人为上的景象。

     初秋的燕子在门前的草窝徘徊,旁边檀木匾牌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醉酒阁”。来者自见是一家酒馆,而且是京城最有名的酒馆。好多达官贵人慕名而来,不只为这里的酒香几分,更是为了一睹掌柜迷人的容貌。

     叶掌柜花容月貌人人得知,有传闻讲太子在幼时见过一面后陷入爱河,恳求父王赐婚。奈何小竺珠不吃那一套,为了不让家父为难果断和家里断绝关系,跑到山上修道去了。芳龄十八后下山开了这家酒馆,这一开就是三年。

     店门口传来几声鸟鸣,新换的门槛又磨损了很多,对面门面的老板天天路过门口,狠狠地瞪着小二以表示愤怒。没办法,这里的生意就是这么火。

     美貌如花的叶掌柜现在正在跟一个孔明锁较劲,前几天太子拿来向她显摆,半柱香的时间便能打开这相连的六道锁。太子什么事都要跟她论个高下,她自然是不服气。玉指和几块木头摩擦了好久却还是看不出门道,心里不禁有些烦气。

     楼上有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

     “掌柜的,不好了不好了!三王爷和郭家大少爷在玉林阁打起来了!”小段子手里还端着未送出的鱼满脸慌张。

     “可有损坏什么东西?”

     “前几天最值钱宝玉送去保养了,就是碎了一个酒杯。”

     “那就好。”第一道锁打开了,叶竺珠心里非常喜悦“打一顿丢出去吧。”

     “掌柜的,那可是王爷啊!”

     “那就揍一顿丢后院。”

     毕竟是皇家的人,还是要给太子一些面子的。

     “好吧,小的这就去办。”小段子喊了几个壮汉朝上了楼,噼里啪啦几声响被总堂热闹的声音覆盖。

     第二道锁也打开了,叶竺珠觉得人生太美好了,不禁爱心泛滥。冲着向后院丢人的小段子喊了一声:“天冷了给他俩盖点衣服~”

     等第三道锁打开了,店里也到时间打烊了。燕子回巢了,小段子找出一些旧谷子放到碗里去院子里逗鸟。

     王爷和二少爷被下人找寻回去了,具体明天谁去皇上那里喊冤就是他们的事情了。叶竺珠拒绝当太子妃就以表明,她不想参与任何宫廷之事,很显然太子也尊重了她这一点,所以无论酒馆里发生什么事都是由太子罩着。对于叶竺珠,所有人也只是只可看不敢向前。

     打开第四道锁,小段子已经把饭做好了。采购的罗兰从集市上回来了,叽叽喳喳的和小段子讲从路上的趣事,叶竺珠把锁放到一边开始专心吃饭。

     醉酒阁虽然很大,但佣人却不算多,从打杂到主厨总共只有十人,酒馆运营也算井井有序。其中八人是京城里常住的,只有小段子和罗兰陪着她生活。叶竺珠自己惯了,这样的生活对她来说还算安逸。

     打开第五道锁已经入夜,烛灯一闪一闪的抖动她纤瘦的背影。眼看大功告成,窗户呼啦被打开,烛灯跳跃了一下熄灭了。一个红色的身影扑倒她的怀里,趴在她耳边微喘着气:“师姐,想我了没?”

     世间居然有男子生的如此好看,长得比女子还要妖艳,最让叶竺珠嫉妒的是他在月光下如雪一般的皮肤以及天籁般悦耳的声音,这是自己所不及的,不过。

     “孟归落,你敢不敢穿的再少点?!”红色的睡袍已经扯落一大半,露出优美的曲线和雪白的大腿。

     “讨厌,人家刚泡完澡热嘛~”说完又把睡袍往下扯了扯露出腰部,腿不停地往她身上蹭“师姐给亲亲就不热了。”

     呵呵,我觉得你在外面没骚够跑家里来了。叶竺珠无视掉他已经褪到臀部的衣服,捏了个口诀把他变回了猫。

     “喵喵!”小白猫急得围着床打转。

     “还没到你发情的季节,所以省省吧。”叶竺珠点点小白猫的头“先当一晚上猫吧。”

     “喵呜~”小白猫委屈的叫了起来,尾巴不停摆动。

     叶竺珠这才发觉孔明锁被孟归落碰掉了,捡起来以后六道锁已经复位了。看着自己一天的劳动成果被破坏,叶竺珠脸上笑莹莹的看着白猫:“不,是一个月。”

     白猫喵呜着跳出窗外去找师父,明天晚上约了鸣凤坊的姑娘看灯,这样去怎么行,到了晚上也不好行事啊。

     送走了恼人的师弟,叶竺珠拿着锁愁眉苦脸,看时间也不早了,也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太阳还在半山坡,太子的侍卫便敲开了门。小段子揉着惺忪的眼睛,领着一等人到了后院。

     “叶掌柜的还在睡觉,委屈殿下先在正厅等等吧。”

     “没事没事,让她睡够了再说。”太子打开扇子,微风轻轻吹动着发带,在朝阳下镀上金色的光。

     安置好太子等人,小段子便去厨房忙活了。太子喝了几口茶,跟小普子使了个眼色。

     “太子乏了,所有人去外面侯着~”

     “是!”

     等人都撤出去了,太子在后窗翻了出去。“殿下当心呐!”小普子扶着太子的腿,低声喊到。

     等叶竺珠醒来的时辰,酒馆已经营业了。从中午开始上人,所以上午还算是清闲的。小段子和罗兰已经吃饱饭了,把菜闷在锅里保温后就各自去忙了。

     叶竺珠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梳了梳头发开门出去找吃的。听到开门的声音,一个身影赶紧立起身子低声咳嗽了一声。

     “叶掌柜的早上好啊。”脸上挂着的是叶竺珠讨厌的官场微笑,在外面坐的时间太长,太子感觉自己半条腿已经麻了。

     “吆,太子殿下又来包场啊?”叶竺珠挑眉“小段子~小段子!”

     “不不不,别喊别人。”微笑崩塌,太子急忙上前捂住她的嘴。

     “我今天想单独找你,不来包场。”

     这样子啊,叶竺珠面带微笑着掰开太子的玉爪。

     “有钱的才是大爷,小段子~送客!”

     “别,别!我包我包还不行吗!”

     有了太子包场,今天醉酒阁就不营业了。送走了几个客人和带薪休假的杂役,太子看着空口袋欲哭无泪,这个月俸禄快花光了,叶掌柜数着银子乐开了花。

     “竺珠,现在我们可以单独聊聊了吗?”

     “当然可以。”

     银子让小段子收起来,叶竺珠领着太子进了书房。

     “说吧,什么事?”

     “那道锁,你解开了吗?”太子抿了一口茶,露出俊美的笑容。

     “那是自然~”

     六个零件从布袋里掏出摆在眼前。

     “可以可以,我第一次打开用了一天多的时间,竺珠真是聪明贤惠,头脑过人啊。”真不愧是我选中的太子妃啊!

     “殿下您过奖了。”只不过砸坏了施了个小法术复原而已。

     “叶掌柜如此聪慧,本殿下决定好好奖励你。”

     “奖励什么?”叶竺珠眼放金光。

     “明日陪我于玉溪湖秋游。”

     “我能换成银子不?”

     “当然不行,这属于恩赐。”太子笑靥如花,口袋里已经没银子了。

     “如果我没解开呢?”

     “罚你明日陪我于玉溪湖秋游!”

     “。。。。。。”你好不要脸。

     “可明天我店里?”

     “继续包场!”

     太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离开了,叶掌柜收拾完东西后才是午后,闲来无事琢磨着和罗兰去找一个温泉口泡泡身子。

     让小段子看门,她两人顺着后山去了常去的温泉。后山风景适宜,不过还未经开采,来游玩的人寥寥无几。当时叶竺珠看中了这山,索性在旁边建起了酒馆。温泉口在山的半腰,爬上去也费了不少功夫。等感觉地面温度不一样了,这温泉口也就快到了。

     走近温泉口,却听到有人戏水的声音。罗兰跑到前面查看,红着脸又跑了回来。温泉里声音更大了,一男一女正在里面享受鱼水之乐。

     “掌,掌柜的。”罗兰的脸更红了,不知所措的看着叶竺珠。

     “罢了,今天这里有人了,我们改天再来吧。”叶竺珠眯着眼睛望着温泉口的方向,雾气阻挡了她的视线,只模糊看到两个交缠的身影。

     叶竺珠微笑着带罗兰下了山,临走前给温泉加了点温度,后面嗷的惨叫声让她心里很是痛快。

     来这山上的人不多,能找到她有意隐蔽的温泉人更不多。臭小子居然把女人带到自己地盘上,还占了她的地方,就让这热水好好给你顺顺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