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关于三皇子
    关于三皇子的事叶竺珠并不清楚,在小时候只从丫鬟偶尔提起。说这三皇子在皇上面前很是得宠,而三皇子长得标志不说,为政事更是高人一等。

     宫里的丞相官人对他甚是喜欢,他为人处事也甚是得道,深得人心。所谓年少英气风发,更有传言说,皇上这是要把他往太子的方向发展呢。

     树大招风,虽然三皇子才德兼备,但不够硬的后台注定他会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太子之位空出来的那刻就开始了一场血腥风雨,愉贵人靠着家族势力迅速掌握了后宫,用尽手段将碍事的人铲除。收买宫中各系人手,硬是连跳两级坐上了皇后的位置。

     而让所有人意外又很容易接受的,太子之位最后是由五皇子墨登基上任。没有不平的声音,因为皇后早已经打通好人脉了。

     没有疑问,皇上倒底是个明白人,知道武将势力的重要性。儿子再生就好了,武将的价值是他能不能稳坐江山的根基。所以在愉贵人在后宫兴风作浪,皇上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那以后三皇子在宫中失去了热度,没人再提。至今三皇子过得怎么样,无人再知……

     也正是那阴狠的女人当了皇后,皇上就再没有了子嗣,不管是皇子还是公主。叶竺珠的姑姑就是因为怀了龙种,被那狠毒的女人灌药流产而死。

     姑姑回家一直在说皇上对她是很好的,不用担心。叶竺珠小也单纯,心里也想着皇上对姑姑很好的。

     直到那次亲眼看到姑姑被别人强灌汤药,她也只是恨那个叫皇后的女人。后来长大懂事了,连着皇上也一起恨了起来。若不是皇上的默许,这愉贵人有什么胆子这么做?!到底,皇上也没有姑姑那么说的爱她罢了。

     叶竺珠抚着额头感觉太阳穴阵阵疼痛,这宫里向来复杂。此次一行,也只能确保能摧毁那女人,有没有命回来就又是另说了。

     孟归落眨巴着眼睛不说话,碗里的热汤已经快凉了,师姐却还在发呆,想着这顿饭吃完要到了天黑了。

     酒肉馆里的王掌柜,在馆里的最高层楼上冷眼看着下面的舞台。

     表妹派人送来了信封,里面无不包含了对他的思念和对叶竺珠的厌恶之情。在王瑜眼中,那太子就是个废物!

     政事上面每天都是靠半残废的三皇子批案文,再等着丞相议事时临时抱佛脚应付,实则一窍不通!

     情事上面只看着在嘴边吃不到的市井女人叶竺珠,自己风花雪月的表妹在他面前却不重视,简直畜生不如!

     师妹这样呆在他这样只靠着皇后上位的人身边,以后的日子怎么会好过?!

     王瑜恨得牙痒痒,他必须想办法按富商选取进去。接近五皇子这个残废心腹,使用手段得到皇后的信任,找机会把表妹接出宫。

     而一切矛头,都指向了在富商排名又让表妹讨厌的叶竺珠。首要的是除掉叶竺珠,才能让表妹安心。只是之前小瞧了这女人打草惊蛇了,如今再下手恐怕要难很多。

     现在这样子,只能等审查之后,叶竺珠放松了警惕再动手。王瑜松开紧握的双手,对着后面的小厮道:“把红俏给我喊过来。”

     第二天早上,罗兰就坐着马车回来了。叶竺珠本来吩咐他们多休息几日的,只是罗兰犯犟,一双眼睛瞪得贼大。

     “我只是扭伤了脚罢了,又不是什么大问题。小段子今天勉强可以下地,也嚷嚷着要回来,硬是被他阿娘给摁床上了。”

     小段子的阿娘疼他,在这世上也只有这一个亲人了,在自己的酒馆里受了这么大的伤,理应自己该去看望来着。

     叶竺珠心里有点内疚:“阿婆疼他,就让他在家里歇着就当陪他阿娘了。”

     说完又冲车夫喊:“还请大哥捎个话,掌柜的说醉酒阁里不忙,让他养好了伤再来,别拖了后腿。”

     还有给小段子家带的布绸,阿婆喜欢自己在家做衣袍,这些不贵却也是心意。又让人塞给车夫点银子,吩咐一定要带到。

     车夫很是爽快的答应了,卸下罗兰的包裹转车走了。车夫走了,罗兰一手挽着包裹,一手挽着叶竺珠,开心的聊在小段子家这几日过的怎么样。

     这几日不见,罗兰倒比走时胖了一些。脸上显肉了,整个人都显得有活力了。看来阿婆家的伙食是真的好,罗兰去一趟就胖一次。

     不过没人心疼后院的鸟啊,罗兰和小段子都不在,叶竺珠也丝毫没有喂鸟的习惯。大部分鸟都向南飞走了,只有零稀的几只来光临,其中坚持不懈的就是那只鹦鹉了。

     蛇妖这几日在树上盘旋替叶竺珠望风,零稀的鸟被吓的不敢来了,而鹦鹉却总是站在房梁上挑衅的看着它。

     空中总有火花在爆炸。

     “小样你个渣渣,有本事过来啊,上次有人帮你,看这次大爷不把你连毛不剩的吞到肚子里!”

     鹦鹉不语,一脸鄙视的看着它。

     就在这蛇妖自己无聊冲着鹦鹉唱独角戏的日子里,罗兰今天就回来了。鹦鹉看到罗兰很是激动,“嘎”的一声就冲上了上去。

     这感觉比叶竺珠见了罗兰都亲啊,就像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抱头痛哭。罗兰捧着鹦鹉一脸心疼:“小鸭子,你咋瘦成这样了?”

     “小……鸭子?”叶竺珠满脸问号,“这不是只鹦鹉吗,怎么会叫鸭子?”

     “因为它只会学鸭子叫。”罗兰解释道“来,小鸭子叫一声给掌柜的听听。”

     “嘎~”鹦鹉很配合的叫了一声,好吧还真是只鸭子……

     罗兰找了些旧米谷给小鸭子吃,小鸭子饿了好几顿,现在吃的贼香,看的叶竺珠也是胃口大开。

     “罗兰,鹦鹉这么听你的话,不如你收来当个宠物吧。”叶竺珠良心建议。

     蛇妖听了以后立马从树上露出头来,冲着叶竺珠喊不可以!可叶竺珠听不懂啊。

     “这……不太好吧,罗兰平时照顾掌柜的就好了,哪还有功夫养这些东西。”罗兰犹豫着,鹦鹉停下吃东西冲着罗兰悲伤的喊了一声嘎嘎。

     叶竺珠被逗乐了,这鹦鹉显然是能听懂她们说什么的。再三建议到:“哎,你看他都伤心了。你这几日不在他不吃东西都饿成这样了,显然是只认你这个主人的。而且现在外面天气越来越冷了,若是放它在外面,保不齐哪天你就见不到它了。”

     罗兰动摇了,之前也听小段子说过的。他喂过的鸟都认识,每年春天从南方飞回来后都会来看他。只是每一年都要少那么几只,想冬天实在是很难过的,鸟儿挨不住或是遇到了生存危险,这就再也见不到了。

     这只鹦鹉像是家养的,比平常的鸟儿更亲近人,应该可以养起来吧。

     罗兰再三思考点了头:“掌柜的放心我不会耽误酒阁里的生意的,小鸭子就让罗兰养到春天吧。”

     鹦鹉蹭蹭罗兰的手开心的嘎了一声,叶竺珠也想着高兴,罗兰养着宠物心里不会太烦闷些。只有蛇妖瘫在树枝上一脸生无可恋,他真的不想和这只狡猾的鸟共处一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