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化人形
    蛇妖觉得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这么热过,比被人放在火架上烤还要痛苦。

     孟归落给他护法,一双眼睛好奇的盯着蜕皮的蛇妖。

     彩鳞一片片的掉落,留下稚嫩的蛇身,蛇妖眼睛紧闭,一边痛苦一边享受。对面的墙上挂着三皇子和求来的画像,画里的人如仙子般微笑着。

     蛇妖不知道它心心念念的三皇子钰,现在如傀儡般被人软禁在空房里,那温暖如玉的笑容对他来说早已是奢侈。

     一阵彩光闪过,之前布下的封印被打破,孟归落用手遮遮闪耀的光。

     乌黑的发丝如瀑布般飘下,一双眼睛如三皇子般充满了明亮。虽然容貌并不及叶竺珠,但姿色却是掩不住的。女子半跪在地上,动了动不怎么适应的双腿,声音轻而细腻的问道:“怎么样,像吗?”

     她说的像是指三皇子的。

     “像,而且比画中的更有韵味。”孟归落点点头,丝毫认不出这是前几日叫嚣着自称是大爷的蛇妖了。

     蛇妖非常开心,直起身子竖起拇指冲向自己:“那是,本大爷是谁啊。”

     化成人形没有穿衣服,但跪在地上有长发遮住,现在一直身被孟归落看的满眼。

     蛇妖也是后知后觉,捂着身子喊:“看什么看臭流氓!”

     桌子上有叶竺珠给她准备的衣服,把孟归落轰出去以后,她拿着衣服细细研究。画中的三皇子穿的一身蓝袍,显出少年的雄姿英发。而叶竺珠给她的是一身淡粉裙,这一蓝粉搭配,让人看着就养眼了些。

     蛇妖偷笑着穿上女子的衣服,女子衣服琐碎,她穿了好久却没有半点不耐烦,她只想一心和他相配。只是叶竺珠没有告诉她,这幅三皇子的自相画,是画师按照五年前刚刚及冠的三皇子拟画的。

     那时候的三皇子自是骄傲不凡,人人夸之。只恐怕现在拿着这幅画像去寻人,第一眼绝对不会认出来的。他所饱受的摧残和屈辱,蛇妖现在是不懂的。

     醉酒阁里,今天的营业额超出了预算,叶竺珠十分满意。排上富商的钱已经凑够了,现在多挣的钱还能还了师兄的酒钱。上次让师兄从百丘国运来这么多酒,人力物力也都是师兄掏的钱,师兄虽然是皇子但每月的俸禄还是定量的。

     不说千里迢迢运来的路费,那酒也是百里挑一的酒庄卖的。这么大一笔花费,不还给师兄,叶竺珠心里也不踏实。

     拿着笔一撇一画的写着账本,师弟化成妖形跑到了前台找她。

     “等会,还有几个字。”叶竺珠推开师弟,沾沾墨汁把剩下的字补上。

     大功告成,算着若是天天生意都是这么火爆,那进宫前师兄的酒钱差不多就能全还上了。

     叶竺珠摸摸孟归落的脑袋:“怎么了,找我什么事?”

     平时师弟懒得要命,除了去采补以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院子以内,连大厅都不进。孟归落抬头向院里的方向拱了拱。

     “难不成。。。变了?”

     蛇妖这几天状态不稳定,所以孟归落天天守着,叶竺珠每天问闲逛的白猫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变了没?

     师弟重重的点下头,叶竺珠扔下笔朝院子跑去,白猫紧随其后。

     “怎么样,变的像不,有没有画中的好看,和三皇子搭不搭?”

     叶竺珠一下子问了三个问题,师弟还没来的及喘气回答,就看见那蛇妖已经站在门口晒太阳了。人都在忙,白天大部分不在院子呆着,蛇妖在门口捧着画像的样子还真是养眼些。

     孟归落整理衣袍喘了口气,听见师姐站定后嘟囔:“啧啧,化的还真是像,你们妖怪真是可怕。”

     蛇妖用一只手轻拨着头发,看到她们以后柳叶眉轻挑:“我现在的样子,随他几分?”

     她讲的自然是三皇子钰,叶竺珠实话实说:“不像七分皮,只像三分骨,但也足以了。”

     听到她说的蛇妖眼睛在闪闪发光:“像三分骨啊。那以后生的孩子更像谁呢?”

     “这是你褪下的脸,孩子当然不能随你了。”

     师弟接话,叶竺珠一脸惊讶。不是说见一面就回来吗,怎么连孩子都出来了?

     叶竺珠反射弧向来很慢,若这蛇妖只是想见一面就走,那还何必等着化成人形以后。只是蛇妖现在一脸兴奋,叶竺珠有疑问也问不出口。哎,自己这爱操心的命哦。

     要想蛇妖以人的身份暂居醉酒阁,先是要定下名字和身份。

     “先给你起个假名,等你见了三皇子他当然会再赐你名字。”

     看着蛇妖点点头,叶竺珠胡乱编了一个:“要不就叫你小彩吧,反正你是七彩磷蛇。”

     “不,这名字太难听了,你还不如叫我小七。”

     “小七同音小气,听着就不大气。”

     “小蛇怎么样?”

     “哎呀,师姐你是怕别人不知道她是蛇变的嘛。依我看,就叫小霖好了,雨字下面一片林。”

     “哎,这个都不错。”叶竺珠赞同。蛇妖也点点头,一个假名字用不了几天的,只要别太难听就好。

     “就当你是……我师妹吧。我从山上没学到多少东西,但好歹会点乱七八糟的法术。所说你是我师妹,那你的法术在这里也不用藏着掖着了。”

     “但还是要低调一点,若是还像之前一样大闹集市,我可真帮不了你了。”

     上次的事情到底是太子压下去的,所以民间议论归议论,到也没官事追究她。但悠悠众口又怎么可能堵的住,下次再出任何幺蛾子,京城真的追究起来她连自保都不一定。

     小霖抱着画顺从的点点头,还真有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等着罗兰忙完以后介绍了一遍,蛇妖就顺理成章的留了下来。古炎国没有居住禁令,来往居住倒是十分方便。

     罗兰对这冒出来的师妹很感兴趣,一直在她旁边转悠着聊天,叶竺珠看着她们相处的来,就让罗兰带她上街置办一些衣物和日用品。

     蛇妖本不想出门,因为他对人类多少有些抵触感,而且挽着她的还是上次把他扫地出门的女人。

     她正想着托辞,树上传来了嘎的一声,抬头一看发现那只贱鸟正幽怨的盯着她。哼哼,臭鸟,现在你再来搞事情啊!

     蛇妖挽住罗兰:“我们走吧,去玩了店铺关门了。”

     “不着急,店铺还有夜市呢,我们可以边吃边玩。”

     罗兰开心的像个孩子,掌柜的不喜欢逛街,小段子又回家了,烦闷了这么久,总算有个玩伴了。

     “好呀好呀,一起吃好吃的一起玩啊。”蛇妖眼睛眯成一条线笑的十分灿烂,到门口时冲着鹦鹉做了个鬼脸。

     “嘎!”鹦鹉冲着空院子寂寞的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