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赶集
    回到家罗兰已经睡着了,虽然心里不好受,但这一觉睡得还真是长了些。

     睁眼大概已是中午了,师弟早就已经出去了。想着昨日还没有喂那只蛇妖,大概是把它饿坏了,起来更衣洗漱去了厨房。

     今日是集市,大部分人都去赶集了,所以客人不算特别多。锅里有闷着的一些素菜和一碗梅菜扣肉,叶竺珠端到旁边的小桌上开始吃,昨日走的路程远了些,吃饭吃的也多了。

     给蛇妖拨出半碗肉送过去,很正经的敲敲门:“我进来了啊。”推开门吱呀一声。

     “师姐。”一个软绵绵的声音传出来,红裙白领金发簪,不过比起上一次化成的女子装扮清纯了很多。此刻正卧在地上,抬头冲她卖萌。

     “今个又到日子了?”

     叶竺珠合上门,把碗放到桌子上。

     孟归落一个月会化成两次女子去采补阳气,剩下的日子是去采补阴气。与狐狸吸取不同,每次它只需要适量达到平衡,对人体不会造成太大的损失,而显然今日到了补阳气了。

     “嗯呐,只是今日不能回来陪师姐睡了。”

     “你之前也没怎么着过家啊,那只蛇妖呢?”拽过椅子坐下,抬头看见之前被蛇妖磕坏的房梁留下了好几个坑,啧啧,这皮倒是挺厚的,没事感觉可以磨磨菜刀。

     “今天晚上我给它送东西呢时候就找不到了。”孟归落软绵绵的起身,指着身后的死耗子讲。

     “原来这么多耗子是你整得啊,你知不知道我天天打扫……什么,蛇妖不见了?!”

     孟归落扒过碗开始吃肉,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是啊,今天早晨我闻着气味淡了些,进来看已经没妖了。”

     难道因为饿着它生气出走了?应该没这么小气吧?叶竺珠想着之前在洞中蛇妖给她下毒的时候那种很爽的表情,突然觉得这个理由很成立。

     “走吧,去找找。可能是惹蛇妖大人不爽了,离家出走了。”

     “呜呜,师姐我没力气走~”孟归落朝叶竺珠移了两步,如杨柳一般柔弱的倒在她身上。

     两坨饱满柔软的肉拍在叶竺珠脸上,孟归落一阵娇喘:“昨天补阴气不够,导致今天阳气缺少了,师姐你背我嘛~”

     说完还使劲蹭了蹭她的脸,叶竺珠感觉呼吸困难一把推开,孟归落真跟柳叶一般倒在了地上,眼睛里嚼满了泪水。

     “师姐,人家摔得好疼。”

     人活着不比一只猫妖叶竺珠认了,就冲这般娇媚无力。别说是六王爷一掷千金想买她了,恐怕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啊。

     “行行行,别哭别哭,我扶着你走。”叶竺珠上前搂住腰把她扶起来,又趁机捏捏她的屁股占了占便宜。

     “师姐,人家现在缺阳气。”

     “厅堂有男人但是需要干活,青楼都没开张,你就先缺着点吧。”

     “呜呜,人家不要。”有一阵梨花带雨,叶竺珠不管直接拖着她走,变成女子以后身子也轻了,拖起来甚是容易。

     院子里没人,叶竺珠把她从后门拖了出去。

     见到人以后举止要正规,叶竺珠就改扶了,只是孟归落在街上看男人眼睛就放光,吓坏了不少男子旁边的妇人。

     孟归落领着叶竺珠一直走到了京城的最东角。京城很大,骑马转一圈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虽然官道是在正中心,但徒步走这一程也是累坏了。

     叶竺珠停下来寻了个茶馆休息,再东走一段便是集市了。

     茶馆人很多,大部分是逛完集以后来休息的。两人进去以后就收获了很多人的关注,叶竺珠让老板找了个雅间,寻了个靠窗的好位置喝起了茶。

     叶竺珠先捧着一杯水一饮而尽,又含了一口龙井压舌头,孟归落挑着茶点吃了起来。

     三楼视觉比较好,可以直接看到集市的盛况。集市是在最东面开的两条街,五颜六色的摊位挤在一起很是热闹。

     这集市与乡野集市不太相同却又有些类似,都是买卖东西,不过这里卖的大多是异国之物,有些东西是宫中见不到的。所以总有皇子公主之类的官宦人家来这里寻宝,这也为集市添加了很多乐趣。

     “师弟,看到那两个女子没?”

     孟归落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两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互相嬉笑,臂间挎着花篮。

     “看见了,他们的胭脂不错,就是画的丑了些。”孟归落严肃的思考到“而且衣服搭的也不好看,还没我师姐漂亮。”

     谁让你看这个了……

     “她们也不是为了赶集。”叶竺珠嘴角上挑“这是忙着去当白菜呢。”

     “白菜……精?”

     “不懂了吧,嘿嘿。”

     “不懂。”

     叶竺珠眼睛落到孟归落两坨跟着说话抖动的胸上:“不懂就算了。”

     孟归落的峨眉抖了抖:“师姐你这样不好。”怎么能说话说一半呢。

     集市上突然一阵骚动,叶竺珠好奇的眯着眼睛望去,一口老茶喷了出来。几米长的人身蛇尾在人群中实在显眼了些,叶竺珠摇晃着孟归落去看。

     “呀呀,那不是蛇兄吗?”孟归落一脸兴奋。

     兴奋你个大头鬼,叶竺珠暗叫不好,在这里现了蛇身,可是惹了太大的麻烦。茶也不喝了,带着孟归落向集市冲去,希望能在最棘手之前想办法解决。

     人群顿时骚动了,商人摊位都不要了就往外跑,女子们吓得花容失色纷纷乱窜,有小孩哭着喊妈妈。老妇人吓得瘫坐在地上动弹不得,有几个有勇气的人还站在原地观摩,不过脸色也苍白了。

     罪魁祸首用尾巴逮住要逃跑的老板,冲着脸狠狠地扇了他两巴掌,边扇边讲:“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你大爷我冰清玉洁这么多年,你还想动啊混蛋!”

     老板被扇的有些懵了,求饶也忘了,只盯着它的脸发呆。

     “你还敢看?!”蛇妖又赏他两巴掌“信不信把你眼睛挖出来!”

     “大胆妖孽,这里可是你造次的地方?!”

     一群人从远处赶来,有护卫有捕快还有一群白衣道士。一个穿道袍的白须老人怒喝一声飞了出来,用拂尘指着蛇妖:“大胆妖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你知道大爷连母蛇都没亲过吗,你居然还想看,看你个头!”啪啪的巴掌声传过来,老道士站在旁边一脸尴尬。

     “妖孽,放了那个平民,有本事冲我来!”道士声音提高了一倍,义正言辞喊到。

     蛇妖看了他一眼,把老板扔到一边。摆正身子瞳孔放大吐出舌头,俯视着老道士:“怎么,你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