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夕阳西下
    “官道的地什么时候这么软了。”叶竺珠嘟囔了一声,有些胭脂味钻入鼻孔有点呛,睁开眼是孟归落粉色的衣服。

     太子才反应过来,连忙把她扶起来。虽然没摔到地上,但鼻子还是撞疼了,两滴眼泪控制不住蹦了出来,看到她滑稽的表情太子突然想笑。

     孟归落自然的爬起来拍拍衣服:“师姐你笨死了。”

     “师姐?”太子上扬的嘴角僵了僵“我怎么没有听说你有师弟?”

     “之前在山上修道时的。”虽然不是道是妖。

     “那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虽然太子没看到,但是男子从酒肉馆的墙上翻了下来小普子看的清清楚楚。

     “根据我大古炎律法第二百五十条,私闯民宅可是要受重罚的……你可知自己犯了多大的罪行!”

     小普子声音本来就尖,这么提高声音喊叫更是有点刺耳了。

     “不不不,没那回事。”叶竺珠连忙辩解“是我有事让他帮忙才爬的墙,不关他事啊。”

     “有什么事找吾不行吗?”太子眼神有些暗淡,自称也变了:“在京城之内,有什么事是吾帮不了你的,你非要……”

     非要跟别的男人大晚上在这烟花巷柳之地见面,还对他撒谎有意隐瞒!虽然太子没说出口,但是叶竺珠已经内心独白了。

     如果说她是跟踪小段子窥探房中事会不会显得很猥琐。叶竺珠还在纠结该怎么解释,太子看她不做声全当默认,甩袖子哼了一声。

     “罢了,进去吧。”

     “是。”小普子从马车上拿出一些东西,随着太子进去了。

     不听她解释了吗?叶竺珠抬头看着太子进去的门口,马拉着车哒哒的往后院去,马夫还充满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师姐,你没事吧?”孟归落歪头瀑布般柔顺的头发散了下来,映着灯光叶竺珠有些失神。

     自己好像没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吧?叶竺珠一阵苦笑。

     “没事,他那么凶以后不跟他玩了。”叶竺珠搭过师弟的肩“走,去夜市吃点好的,顺便给我讲讲小段子的事嘿嘿。”

     “隔着一层窗纱看不真切,只能看到两个身影。小段子把东西放到桌子上后,两个人非常开心的抱在一起,小段子一口一个“俏儿”喊着。”孟归落喝着热汤说到。

     叶竺珠也喝了几口,热汤下肚驱除了不少寒意。

     “那女子穿着红色的衣服,看不清容貌只是听见说话的声音很好听。两个人聊了一会,女子就开始弹琴。”

     我说怎么这么长时间不下来,原来顺便听了一场曲子。叶竺珠翻了个白眼敲敲桌子:“说重点,比如女子的卖身契签的多少银两?家中还有其他人?”

     孟归落有些为难,放下碗托起下巴。

     “这些恐怕要问掌柜的或者是姥姥了,不过师姐确定小段子想娶她吗?”

     “这对她这行的女子来说不是好事吗?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进的青楼,能够被人赎走生儿育女回归正常女子妇人的生活,难道不满意吗?”叶竺珠轻笑“还是妄想着嫁入官宦有钱人家,当个夫人?”

     “师姐,不是那样的。”孟归落淡淡的笑着看她“你若想打听这些,我明天去打听便是了,所以暂时别想那么多了。”

     有口气闷闷的在胸口,叶竺珠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低头吞下剩下的汤面,抹抹嘴准备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看到太子的马车还在酒肉馆院中,看来他今天晚上是不走了,叶竺珠叹了一口气回家了,而孟归落被叶竺珠撵着自己翻墙回去。

     蛇妖动了动摔得有些疼的身子,贴着墙根嘶嘶的表示愤怒。这京城不是正常妖呆的地方,等见了恩人劝他跟自己一起走算了。

     不过出来了也算是稍微自由一点,不用憋在小黑屋里当做是透透气了。吐着蛇信子沿着墙根爬,寻着自己的蛊去找那个女人要吃的。

     不一会就爬到了墙角,有人在墙角种着菊花,这个时候开的正艳。

     “墙根菊花好沽酒,今日以茶代酒,贵兄,请上座。”两个打扮很文雅的人互相行礼着敬对方茶。

     人就是矫情,茶就是茶,酒就是酒,非要弄混了喝。蛇妖心中一阵鄙夷,绕着花盆寻找出路。

     天已经黑了,不知是蛇身的情况下方向感不好,还是法阵有一阵没一阵的压制感,这一来二去的又绕了一圈。路上遇到一只倒霉的鸡,三口并两口吞下肚,感觉妖力恢复了一些,对蛊的感应也加强了。

     “咦,这边不是回家的方向吗?”熟悉的声音传来,它仰头看到两个身影飞在半空。

     “蠢猫,我在这!”它非常激动的大叫一番,但孟归落专心用鼻子并没有听到,蛇妖在他们后面拼命的追。

     突然,身子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个粗鲁的声音响起。

     “大娘,是这只吗?”

     “对,就是这畜生,把我养了两年的小花给吃了。”一个六旬老妇用拐杖戳地。

     “俺可怜的小花啊,你死的好惨啊,俺还没给你找只母鸡传宗接代,你怎么,你怎么……”说着拿出手帕抹起了眼泪。

     “大娘别哭,今个俺给它抽筋剥皮,给你家小花报仇。”大汉作势要抓起它生剥。

     “侄儿等等。”哭的稀里哗啦的老太太眯起了眼睛“它头上是否有一角?”

     “大娘,是有一角。”大汉抓着它的头和尾巴,蛇妖张着大嘴想咬他却动弹不得。

     “哎吆,这可是个稀罕的畜生。”老妇人破涕为笑“俺小时候村里有个猎人上山,捡了个带角的小蛇,卖到那有钱人的地方让人当宠物,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

     “这畜生这么值钱?”大汉看着彩色的小蛇,很凶呢,牙这么长还能当宠物?

     “那可是里,大侄子我们等天亮了把他卖给那集市上的宠物铺,等拿了钱还能给你娶个媳妇。”

     “行,大娘,俺听你的。”

     “只是可怜了俺那小花。”老妇人又要抹泪。

     “大娘别哭了,俺明天给你弄一堆小花。”

     就这样决定了它的去处蛇妖表示很不爽,嘶嘶的张着嘴瞪着眼在笼子里转悠。

     老妇人进来给它很多生肉,被喂得饱饱的蛇妖打着嗝瘫成一条。

     “乖乖,多吃的,吃的肥肥的赶明能卖个好价钱。”

     不知道老妇人给自己喂得东西里添了什么,吃完以后只觉得很困,睡得很沉很沉。

     “这角只有一半,不纯啊?!”

     “哎吆,你看这养的多肥啊。”

     “可这身上还有伤呢,太影响卖相了。”

     “哎吆,你就别欺负俺老人家了,你就开个价吧。”

     吵吵闹闹的声音让它有了点知觉,可身上还是无力。

     “这我还要看是公还是母。”身子又被抓了起来,掰着尾巴往上翘,其他人也好奇往前凑,这次它可算是醒了!

     蛇妖怒睁开眼睛,瞧是饭吃饱了妖力恢复了。从生下来从没有受到过如此无底线的羞辱,在自己最隐秘的地方暴露无疑之前,恢复了妖身。